回杯记(二人转曲目)

编辑:羞耻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6 17:35:5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回杯记是一首二人转曲目。

目录

回杯记剧情

编辑
明代。苏州王员外之女王兰英,俗称王二姐,配夫张廷秀。张进京科考,六年无信,二姐终年相思。一日,家人王进忽报廷秀归,等在花园,二姐急去,见其乞丐装束不敢相认。
二姐盘问廷秀,当初怎样进的府,赴考之时曾赠何物?廷秀答,逃荒之时为木匠,梅花篆字雕得好,两个寿字刻得精,员外收下作螟蛉,攻读科考赴京城,二姐送我玉杯做表证。二姐一听是廷秀,哭述离情,将其父及姐夫赵昂加害廷秀父母之事俱实告之。廷秀仍恐二姐不贞,其得中状元封为巡按之情未露,不料临行时将官印遗失,二姐拾印知其得中。廷秀知其贞,夫妻相认。

回杯记台词

编辑
王兰英 嗯哼!一只孤雁往南飞,一阵凄凉一阵悲。雁飞南北知寒暑,二哥赶考不知归。奴,王兰英,许配张廷秀为妻,单
  等他得中回来再成亲事。哪曾想,二哥进京赶考,一去六年音信皆无,老父又把我许配苏家。不思想起来还则罢了,思
  想起来叫我好苦哇!
  (唱)我闷坐绣楼眼望京城,思想起二哥哥张相公。二哥他进京赶考一去六年整,人没回来信也没通。莫非说二哥你得中
  招为驸马,你有了新情忘了旧情。莫非说二哥你身遭不幸下世了,你也该托梦对我告诉。赵囊姐夫得官回家转,他言说
  二哥你命丧京城。二姐我三番两次把他问,赵囊他吞吞吐吐说不清。我的父信了赵囊的话,将我又许配苏大相公。明天
  已是黄道日,苏家就来娶我王兰英,。我的主意已拿定,誓死我也不应从。苏家的彩礼我不要,撇的撇来扔的扔。二姐
  我楼上心烦闷。
  春红 (唱) 楼下跑来我小春红。(白)想谁谁就到,快把喜信报。小姐呀,小姐,您大喜啦!
  王 我忧之不尽,喜从何来呀?
  春 后花园来了一个张……
  王 张,张什么?
  春 张,张,张二嫂,听说你的手头巧,纱金小扇描得好,前来跟你把花样找。
  王 小姐我没那份闲心,快打发她走吧。
  春 我们小姐没乐,我还说张……小姐,后花园又来了一个张……
  王 张什么?
  春 张木匠,他的手艺可真棒。听说小姐的喜期到,千里赶来给你做嫁妆。专门会做镜子架,刻的都是时兴样。上刻鸳
  鸯来戏水,下刻梧桐树上落凤凰。小姐快跟我把楼下,去看巧手张木匠,张木匠。
  王 去他的罢,小姐我不用他!
  春 我们小姐还没听出来,这可咋办呢!小姐——我要说相公是要饭回来的,这不是火上浇油,让她更上火吗!哎,有了
  小姐,您天天想的,夜夜盼的,黑天白日都想见的张相公……
  王 张相公?
  春 回来啦!
  王 春红啊,你可别糊弄我了。他不知道在哪个壕沟里放挺呢!
  春 我就说是当官回来的。小姐,相公真的回来了。
  王 真的回来了?
  春 还是当官回来的哪!
  王 是当官回来的?那,我问你,他头上戴的什么呀?
  春 就象我赵囊大姑夫似的,头戴一顶老“刨床子”。
  王 那是纱帽!你看他身上穿的什么?
  春 他身穿一件老道袍。
  王 那是蟒袍!
  春 发水吧,还涨潮呢!
  王 是蟒袍!
  春 啊,蟒袍哇!
  王 那,你看他前边戴什么?后边又戴什么?
  春 他前边,前边补个“枕头顶”,后边钉个“灶王爷”。
  王 那是谱子!
  春 肝花吧,还肚子呢!
  王 咳,那是官分几品的谱子!
  春 这叫谱子,那我还静寻思肚子呢!
  王 你看他腰系什么?
  春 他腰系一个老牛鞧。
  王 哎呀,那是玉带呀!
  春 大挑吧,还肚带呢!
  王 玉带!
  王 玉带!
  春 啊,玉带,玉带!
  王 那你看他脚穿什么?
  春 他脚穿一双木头底的黑靰鞡。
  王 那是朝靴!
  春 咦,我摸一把响干的,它也不潮!
  王 那是上朝下朝穿的朝靴!
  春 啊,这叫朝靴呀!
  王 你看他手拿什么?
  春 他手拿一个簸箕舌头。
  王 那是笏板!
  春 三板就打你叫妈,还用五板!
  王 笏板!……
  春 知道……笏板……
  春 我寻思逗逗她,她还当真的!干脆,我就实话实说,看她还傻样?小姐,我们相公可没拿那个笏板,他左手拿个笏棍
  儿,右手拎个笏罐,到哪家门口他就召唤:大爷、大奶,帮帮吧!有钱给几串.有衣裳给几件,有干粮给一块,有剩饭
  剩菜给半罐儿。
  王 这么说,他是要饭啦!
  春 有那么点。
  王 春红啊,张相公做官也罢,要饭也罢,那你说他是真回来了咋的?
  春 哟,我还敢在小姐面前撒谎。真回来了呗。
  王 真回来了!那他在哪儿?
  春 在后花园哪。
  王 在后花园,哟,春红呀,那你能不能想法让我们见上一面?
  春 这还差不多。小姐,您就随我来吧!
(唱)春红我就在头前走。
  王 (唱)后跟小姐二兰英。
  春 (唱)一前一后把楼下。
  王 (唱)下楼直奔观花亭。
  张 你笑啥?别看我人穷衣裳破,我这怀里可有干货。什么,什么?要的豆包?还大切糕呢!别糟践我!这叫象铜不是铜,
  黄金印一封。要问官多大?八府巡按公。下官,张廷秀。奉了圣上旨意,视察江南八府。几天的明察暗访,这苏州大事
  我是清清楚楚。今天我特意巧扮这花儿乞丐,偷偷地溜进王府,试探一下二妹她变没变心,是找没找主,看她还认不认
  我——
  (唱)张廷秀。张廷秀我金榜得中头一名,回苏州公馆设在十里长亭。我假扮一个花儿乞丐,访访我的恩妹王兰英。我
  偷偷地溜进了这王府的花园内,遇见了好心的丫环春红。我托春红给二妹捎个信,就说我落榜而归转回程。我在后花园
  把二妹等。
  王 春红,咱们快走呀。
  春 小姐,您随我来呀。
  王 (唱)来了小姐二兰英。
  春 (唱)穿宅越院来得快,
  王 (唱)花园不远面前迎。
  春 (唱)春红我打开门双扇,
  王 (唱)小姐我走进花园中,回手忙把门关上。
  春 (唱)甩了我们丫环小春红。(白)小姐,小姐,还有我哪!
  王 你呀,回楼去吧!
  春 哟,不用我了。
  王 去吧!
  春 嘻!
  王 (唱)我一进花园留神看,为什么不见张相公?不用人说知道了,该死的丫鬟将我糊弄。是单等回到北楼去,我拷打
  丫环小春红。行走路过茶蘼架,忽听得有人咳嗽一声。二姐我这里留神看,荼蘼架闪出人一名。是头戴一顶开花帽,是
  身穿破袄补着补丁。腰中紧系稻草靿,打板的破鞋麻绳缝。左手拎着个黄瓷瓦罐,是打狗木棍在右手擎。看前影好象我
  的二哥张廷秀,看后影也象二哥张相公。我有心上前把他认,张 帮一把吧!
  王 (唱)错认了花子可不成。是不能认来不能认,我把花子往外轰。臭!
  张廷秀 你“臭”啥?你要“臭”出来狗咬着我,我就不走,就在你花园死朽,等到半夜冷了我就下手。
  王 干啥?
  张 划拉点干柴笼火烤烤手。
  王 我说小花子。
  张 你叫我咸菜条吧,还瓜子呢!
  张 我是你二哥(唱)张廷秀哇!二妹呀,张廷秀未从说话深打一躬,口尊声王府小姐你要细听:你休当我是花儿乞丐,我
  本是你的二哥转回家中。我问声岳父岳母二老人家可都好?恩妹你的身体可都安宁?二妹呀!
  王 (唱)谁知你岳父岳母是哪个,你管我安宁不安宁。咱俩亲戚何处论,为什么口口声声把恩妹称?花子呀!
  张 (唱)莫非说你把二哥忘记了。我落榜而归转回家中。二妹呀!
  王 (唱)你言说是我的二哥回家转,空口无凭我不认承。想当初我给你什么作表记?
  张 (唱)传家之宝白玉盅。
  王 (唱)为什么人回杯不见?
  张 (唱)中途路上我被人崩。
  王 你被谁崩啦?
  张 唉!赵囊把心变,崩去玉蛊把宝献,嘉靖皇帝心中喜,赐他一个七品知县,二哥我弄个蹦子儿皆无。
  王 怎么样?
  张 要了大饭!
  王 呀! (唱) 听说赵囊崩去白玉盅,真真假假难分清。要说他不是二哥回家转,二哥的模样还像几成;他是我的二哥回
  家转,不见婚约之物白玉盅。今天若是错把亲夫认,二姐我无地把身容。低头一想有主意,我何不盘问盘问他家中的大
  事情.(白)我说小花子,
  张 干啥呀?
  王 你说你是我二哥还家来了,你要能把你怎样来到苏州城,怎样到在我家府中,这些大事你说得字字相同,那我就认
  你;要有一件说的不对,我就将你送交当官问罪!
  张 二妹呀,二哥我进京科考一去就是六年,真要有个一言半语说得不对路,你能担待点不呢?
  王 能担待。
  张 啧!这小话说的,能担待。那要有个三句五句的呢?
  王 也能担待。
  张 十句八句的呢?
  王 差半句也不行!
  张 这下拉冒了,这回还得加小心说呢,弄不好这事兴突噜了呢!你笑?没准!二妹呀,花亭有座没座?
  王 没座。
张 没座,二哥我给你找个石头墩去。二妹请花厅落座,听二哥从头曰来。
王 去……到花园外边吐去。
  张 哎呀,可惜她还是个王府小姐,连个字眼子都弄不懂,“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曰”字就当“说”字
  讲啊!
  王 那都要了大饭,还穷跩呢!
  张 那鸭子走道还有三跩呢,何况人乎!二妹呀!
  (唱)二妹你稳坐观花亭,听二哥从头到尾表表往情。想当年我家不住苏州地,洪洞县里有门庭。皆因为洪洞遭荒旱,一
  连三年没收成。头一年荒旱没下雨,第二年五月端阳起了蝗虫,第三年这三月十八下场透雨。(白)这小雨哗哗下得可
  匀净气了。
  王 春雨贵如油。下得好哇!
  张 就是下过点劲呢!
  (唱)直下到八月十五才把天睛,二妹呀!又涝了!旱的旱来涝的涝,黎民百姓受贫穷。我父看日子过不下去。全家逃荒
  来在苏州城。手中没钱难住店,在你们家堂庙里把身容。我父张全是个木匠,他把锛凿斧锯挂在那山门中。这也是我们
  家碰了巧,偏赶上你们王府要修工。你父说本城的木匠他一个也不用,外来的手艺人不旷工。打发王吉把我们请,选了
  个良辰吉日动了工。我父在前庭掌尺画线,二哥身小力薄做了个软木工。后花园给二妹刻了个镜子架,刻的是凤凰落梧
  桐。一对鸳鸯刻得好.你的父在一旁就“嗷”的一声。
  王 道好一声。
  张 “嗷”的一声。
  王 道好一声。
  张 是么,我就知道那个时候人小心也机灵,我就寻思刀快手快三划拉两划拉把你爹给划拉上一下子。
  王 还是道好一声!
  张 那就算 (唱) 道好一声。监工的名叫王三老,这老头人好那心眼儿更公平。当你父面前他常把我夸奖,他说我手巧
  心也灵。他说我这头上麻子不叫麻子那叫“朝王伞”,到日后准能把官升。你的父信了王三老的话,认我义子住在你们
  家中。你父怕树粗缰短拴不住马,是河宽水浅难养龙。先为义子后招婿,许下了恩妹你亲事一宗。二妹呀!(白)有这事
  没有?
  王 你接着往下说么。
  张 我觉着差不多么。(唱)自那日就不让我把木工做,送到南学把书攻。我念书念到龙虎日,偏赶上嘉靖皇爷开考棚。
  进京科考不是我一人,赵囊姐夫和我同伴行。赵囊拉马前院走,二哥我拉马后花园行。我托春红给你送个信,二妹你隔
  着竹帘给我饯行。我给你这纱金小扇做表记,你给我传家之宝白玉盅。你言说人要回来这表记也得在,无杯对面不相逢
  二妹呀!(白)这件说得对不对?
  王 你快接着往下说么。
  张 (唱)依我要从旱路走,赵囊偏要在水路行。小海岛子把船上,是一帆风顾直奔京城。那一天风狂雨大船不稳,谁知
  赵囊他把歹计生,图宝害命下毒手,把我推落到江中。二妹呀!
  王 哎呀!那不把你淹死了吗!
  张 我紧着扑腾啊.(唱)多亏船家把我救.醒来看衣物影无踪。赵囊他骗去银钱还不算,最伤心的事他把恩妹你来崩。
  王 离这么远,他能崩着我么?
  张 崩得还邪乎呢! (唱) 崩去咱俩婚约物。传家之宝白玉盅。我得了气恼伤寒病,一场大病可不轻。三场皆过误了考,
  手中没剩半文铜。流落街头无处去,花子堆里我拜了弟兄。
  王 这么说那你要饭了?
  张 可不是咋的!
  王 那你把那有名有姓的花子说上个三位五位的让我听听。
  张 让我说那些干啥,都是些穷要饭的,也给你们丢脸呀!
  王 你说说吧,常言说受人点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有那么一天,人家路过咱家门口,咱得好好地报答报答人家。
  张 那我就说几个?
  王 你说吧。
  张 你听着:(唱)磕头大爷声望重,姓海名瑞字叫刚峰。
  王 你住口吧。
  张 怎么的了?
  王 那海瑞本是三百六十同年的主考大人,他能跟你这要饭花子拜弟兄么?
  张 你听谁说的?
  王 听我父亲说的。
  张 啊……你说的那个海瑞,那不是三百六十同年里的主考大人,他姓大海的海;你赶我说的那姓嗨,他俩音同字不同象我们这些要饭的.走街串户到哪家大门口,不都常叨咕那两个字:嗨!大爷呀,帮点吧!嗨!大奶呀!给点吧!就是那个
  “嗨”。
  王 你接着往下说么。
  张 你听着:(唱)磕头二爷叫邵甫,姓邵名甫字惠卿。济南府的刘鹏武,马鞍县的王景隆,丁郎赶郎亲哥俩,磕头的老
  疙瘩名叫董洪。
  王 你别说了。
  张 又咋的了?
  王 你说这些呀,我把你好有一比——
  张 你给我比啥呀?
  王 好比那苍蝇落在蒜地里——
  张 怎么讲?
  王 人小竟搬大头。
  张 哎呀,我二妹子造一阵子,说话还一套一套呢,啥时候学的呢!
  王 那董洪双手会写梅花篆字,文官挂了个武官衔,人小官大,双印董洪。那他能跟你这穷要饭花子磕头拜把么?
  张 哎呀,说了半天,你说的那些个净是当官的,你赶我说的这些净是要饭赶圈的,你说的那个董洪那不是三百六十同
  年里的双印董洪,你赶我说的是双罐子冻红,要一罐子不够吃,两罐子吃不了,到冬天戴不上棉帽子,把那小睑冻得通
  红;到夏天穿不上衣裳,把那身上晒得通红,因此他就叫冻红,我叫张黑,他要我吃!
  王 那你就再接着往下说么。
  张 你听着:(唱)有名的花子三百六,没名的花子数不清。乡下要饭吃不饱,商量商量进了京城。偏赶上嘉靖皇爷把灾
  粮放,午门外搭上一座舍饭棚。监管饭的本是严国老,这老贼作事不公平。给旁人盛饭都盛满碗,二哥饭碗塌了坑。二
  哥我一见心好恼,举拳打了国老严嵩。这一下二哥我惹下了涡,把我们这花子是一个,一个……
  王 咳!你咋还一个一个没完了!
  张 我查着呢,这才十来个,一共三百多,那还不得捆绑一阵子。
  王 那你就一表而过么!
  张 (唱)那就个个上了绑绳。单等八月中秋后,菜市口里问斩刑。要说这人不该死总有救,正宫国母把太子生,死罪免
  过活罪难免,发配各地把军充。人家发配都骑马坐着轿,二哥坐八个人抬的小木笼,
  王 那不把你憋死了么?
  张 憋不死。(唱)我跟木匠相交好,转圈刻这么大的小窟窿,它能透风。二哥我发配来在苏州地,来给二妹把信通。张
  王李赵你随便嫁,别跟我花子受贫穷。我一天常挨半天饿,有张狗皮能过冬。这本是以往真情话。快给我个豆包吧.把
  饥充!二妹呀!(白)给个豆包吧!
  王 (唱)闻听他从头讲一遍,小花子倒有个好记性,件件算你说得对,说得对来还不中,白玉盅丢了还有凭证,二哥他
  头上有个铁证凭。
  张 (唱)你要别的二哥没有,咱头上的铁证可现成。相面的叫它“朝王伞”,二哥我叫它麻子坑。开花帽子我挺一挺,
  你看我是不是你二哥转回家中。二妹呀!
  王 (唱)我一见他的头上有证凭,果然是我的二哥转回家中。我有心上前把他认,还有一事我要问清。为啥你一去六年
  整,书不捎来信不通?
  张 (唱)贼赵囊是你王家乘龙婿,我怎敢给你把书信通。他要是知道我还在人世,接连会把毒计生。我隐姓埋名苦度岁
  月,时刻没把二妹扔。几次我想寻自尽.都难舍二妹你王兰英。今日我奓着胆子访二妹,为的是讨银两,度残生,顺便
  跟你叙叙往情。二妹呀!
  王 (唱)听二哥在京城身遭不幸,不由我王兰英热泪洒前胸。二哥你受苦二妹妹也受罪。
  张 那你都咋的了呢?
  王 (唱)家里外头祸不单行。赵囊姐夫人家得官回家转,他言说二哥你呀命丧在京城!
  张 这小子真能造谣,哪有那事儿呢!妹呀,别哭了,哥这不回来了吗,啊!
  王 (唱) 赵囊他图宝害命把官做,又花言巧语把我父蒙。说什么二哥死了他能尽孝,说什么又养老来又送终。赵囊他三
  番两次把你害,为的是把我父家业全继承。
  张 嘿,真不是个东西,等我见了他——
  王 (唱)我的父信了赵囊的话,将你父请到王府中。酒席前逼你父把婚退,是你父再三再四不应承。赵囊害人心有鬼,
  他急忙满上酒一盅。你的父不会吃酒他一个劲地让,满完头盅满二盅。将你父灌了个醺醺醉,贼赵囊手提钢刀要行凶。二哥呀!
  张 他把我爹杀了咋的?啊?
  王没有。(唱)他杀了丫环秋兰女,血淋淋的人头就往你父怀里扔。等到第二清晨醒了酒,是怀抱人头发了蒙。赵囊到县
  衙去告状,雪花内银把贿赂行。常言道清酒红人面,是清官也买成个糊涂虫。打你父五八四百板,是皮开肉绽血染红。
  你的父挺刑不过说胡话,杀人之事他老全应承。二哥呀!
  张 四百板就全应了?这老头这不糊涂了,那是说啥也不能应啊!是吧!
  王 (唱)认下供,画了押,将他押在南监中。你母大街上去讨饭,要来饭菜把监供。贼赵囊他又生一计,是四门贴告把
  令行。哪一个敢舍你张家一碗饭,是叫他与张家一样罪行。从此后你母要饭没人敢给,无奈何姑子庵里去修行。那一日
  我到庵堂去,我婆媳见面大放悲声。我哭二哥你呀张廷秀,你母哭你的爹爹我的那个老公公。二哥呀!
  张 妹呀,别哭啦,别哭啦,你看把那小脸都哭潸了,啊!
  王 (唱)二哥呀!二哥呀!二哥你今天回来的真凑巧,晚回一日不相逢。苏大公子昨天下聘礼,是明天就来娶我王兰英。
  他称万贯家财我不爱,愿跟二哥你讨着吃,要着吃,一块受贫穷。二哥呀!
  张 真的咋的?你别说,还真有点夫妻感情呢!
  王 (唱)大街以上纷纷乱嚷,说城来了个巡按公。十里长亭扎公馆.岁数不大堂口清。你何不拦轿头去告状,我教你被
  告人儿名。
  张 都告谁啊?
  王 (唱)头一状是你告我父老王宪,是一女二聘罪不轻。
  张 二一状?
  王 (唱)二一状你告胡知县,是做官贪赃法不容。
  张 三一状?
  王 (唱)三一状你把赵囊告,是害你张家太苦情,
  张 四一状?
  王 (唱)四一状你把二妹告,我一到大堂去证明。
  张 告你?
  王 (唱)上堂帮你说句话,是没钱官司准打赢。你是去来或是不去,你为啥低着头不吱声? 二哥呀!
  张 (唱)闻听二妹讲一遍,字字如血泪,打动我的心中。我有心对她说了实话,又怕二妹走漏风声。低头一计有有有.
  我再胡编几句把她蒙。二妹呀!要提起这修宅建院我都会,要提起这打官司告状,
  王 怎么样?
  张 (唱)那可不中。我从小得了个怕官的病,一到大堂就发蒙。大老爷一抽惊堂木,吓得我腿肚子转筋,贼拉拉的疼!
  二妹呀!(自)我不去,不敢去。
  王 (唱)二哥你说出泄气话,你可气坏我王兰英。害父之仇你不报,是夺妻之恨你能容。有道是人穷志不短,谁象你人
  穷志也穷。从前看你象竹竿子样,长来长去节节空,从前看你象豆芽菜,长来长去弯了弓。车辙沟泥鳅来回跑,你跑到
  多咱也难成龙。常言说好虎一个能拦路,一百个黑瞎子五十对熊。二妹我越骂越生气。
  张 (唱)张廷秀我越听我咋越爱听。
  张 (唱)你说我熊我就熊,我可不受你糊弄。谁不知民告官有杀头罪,一到大堂就活不成。你父女害了我的命,是你好
  嫁给苏大相公。再不离开你王家府,是想要逃走万不能。张廷秀我假装往外走。
  王 (唱)一旁急坏我二兰英。二哥二哥你慢着走,你怎忍心把二妹扔。二妹要有害你的意,我何必等你六年工。气头上
  说几句伤人话,原谅二妹我年纪还轻。二哥呀!
  张 年轻就骂人?年轻就不学好?咋不骂你自己个儿呢?
  (唱)拉倒吧,拉倒吧!花子配不上你王兰英。我生来就是豆芽菜,空膛的竹子那算白扔。泥鳅好在车沟里跑,黑瞎子到
  多咱都是个熊。二哥我生来就是受穷的命,要饭的离不开花子棚。二妹呀!还得走呀!
  王 走不得呀!
  张 呆不了呀!
  王 (唱)大丈夫都有宽宏量,宰相肚里能把船撑。刚才我说话没轻重,看二妹施礼给你赔情。
  张 少套近乎。
  王 (唱)从前看你象竹竿子样,长来长去节节成.
  张 空!
  王 成!
  张 空!
  王 成!
  张 行,就算成。
  王 (唱)节节成。从前看你象豆芽菜,长来长去它可水凌凌。
  张 弯了弓!
  王 水凌!
  张 弯了弓!
  王 二哥呀。水凌!
张 行,就算水凌!
  王 (唱)水凌凌。车辙沟的泥鳅来回跑,跑来跑去成了龙。
  张 成不了!
  王 能成!
  张 成不了!
  王 二哥呀,能成!
  张 嗯,能成,能成!妹,别哭!
  王 (唱)成了龙!
  张 (唱)几句话惹得二妹把气生,你看她一阵阴来一阵晴,一会恼来一会笑,骂够我又给我来赔情。我顺蔓摸瓜再逗她
  几句话,看二妹还把啥话明。二妹呀,要跟你小姐成婚配,张廷秀我一辈子都是个受气虫。我往外走,
  王 (唱)我往回拽。
  张 (唱)嘎嘣拉断稻草绳。
  王 (唱)二哥他从腰中掉下一物,
  张 (唱)就觉得怀里有空。
  王 (唱)一个黄包拿在手,
  张 (唱)爷家大印影无综。哎呀,不好!
  王 (唱)打开黄包仔细看,原来是皇家印一封。他乔装改扮访二妹,他又装窝囊又耍熊。
  今天我不给他皇家印,看看他还有啥章程。
  张 (唱)草窠里边找个遍,爷家大印下落不明。做官要是丢了印,祸灭全家罪不轻。看恩妹她在花亭坐,绷着小脸装正
  经。不用盘问我猜透,大印准落她手中。走上近前深施一礼,口尊妹你要听:方才咱俩来说话,你捡没捡到二哥的物一
  宗?
  王 (唱)问二哥你丢了什么物?
  张 (唱)四四方方一块老黄铜。
  王 (唱)问二哥黄铜在哪儿得?
  张 (唱)在京城要饭是六年工,积攒下这块老生铜。
  王 (唱)问二哥黄铜有何用?
  张 (唱)要饭吃,凉一口是热一口,揣在怀里肚子不疼。
  王 (唱)二妹我也有那肚子疼的病,送给我揣揣中不中?
  张 (唱)这黄铜光管男来不管女.女的要揣上那肚子拧劲儿疼!
  王 (唱)你把黄铜送给我,打一副手镯中不中?
  张 (唱)你们家的金子银子装满柜,为什么偏要这块生铜,打一锤子四下崩,宁死我也不舍这个人情。
  王 (唱)莫非说黄铜是无价宝?
  张 (唱)它跟二哥我连着性命。
  王 (唱)你不给是我不要,咱谁也要不成。拿起黄包往回走。
  张 二妹,你上哪儿去?快给我,别闹了。
  王 (唱)浇花井前是把步停,二蛆我假意要撒手。
  张 哎呀,不好!(唱)吓坏八府巡按公。你别撒手,别撒手,你要撒手把我坑。我说黄铜全是假,那本是爷家印一封。
  真情实话告诉你,愿意扔来你就扔!(白)扔吧,你扔啊!
  王 (唱)二姐我闻听心欢喜。
  张 敢扔!
  王 (唱)叫我扔来我偏不扔。
  张 可不能扔,吓死我呢!
  王 (唱)你当我不识皇家印,我父也做过四品卿。问二哥你得的官几品?
  张 (唱)小小八府巡按公。
  王 (唱)为啥你扮个花子样?
  张 (唱)访访恩妹二兰英。
  王 (唱)问二哥你访得怎么样?
  张 (唱)掌印夫人你当成。
  王 (唱)我等的不是黄金印,等的是二哥你一片真情。
  张 (唱)二妹的情意如山重,敬佩你在苏州等我六年工。原以为有其父必有其女,哪曾想老鸹窝里把凤凰生!
  春 小姐呀!小蛆,大事不好.老员外骂,太太吵。说你衣裳没包,箱没装好,哪有闲心可哪跑,叫我到花园把你找。小
  姐你主意可要拿好,你是去嫁苏公子,还是跟我们相公快逃跑?
  王 春红,咱也不用逃,也不用跑。相公他得官还家来了。
  春 相公,您真的做官了?
  王 春红,你看!
  春 哎呀,这回咱可大喜了!
  张 正是:辞别恩妹回公馆,
  王 升堂问案把冤平。
  张 登门过府接恩妹,
  张 王张灯结彩鸾凤和。
  鸣!

回杯记版本

编辑
以上是二人转回杯记全剧的台词但不是最原始的,韩子平郑淑云还有严淑萍的版本谁最原始的《回杯记》(网上找不到录音)一开场是张廷秀先上来,说一套四六句:“清官出朝地动山摇,访的是赃官污吏,拿的是恶霸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