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右渠

编辑:羞耻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12:44:46
编辑 锁定
卫右渠(?-公元前108年),卫氏朝鲜(一作卫满朝鲜)第一代王卫满之孙,卫氏朝鲜最后一代王,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108年在位。
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卫右渠与西汉发生冲突,致使汉武帝派兵侵略朝鲜。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卫右渠遭属下杀害,随后西汉灭亡卫氏朝鲜,将其地设置汉四郡
本    名
卫右渠
所处时代
卫氏朝鲜
民族族群
汉族
去世时间
公元前108年
身    份
卫氏朝鲜君主
在位时间
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108年

卫右渠人物生平

编辑

卫右渠结怨汉朝

卫氏朝鲜(卫满朝鲜)疆域图 卫氏朝鲜(卫满朝鲜)疆域图
卫右渠是卫氏朝鲜(一作卫满朝鲜)第一代王卫满之孙,卫氏朝鲜最后一代王。卫右渠在位时期,引诱逃亡来的汉朝流民越来越多,而且卫右渠未曾朝见过汉朝皇帝汉武帝真番辰国等国想上书要求拜见汉武帝,卫右渠就加以阻挠。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朝派涉何责备和晓谕卫右渠,但卫右渠终究不肯接受汉朝诏命。涉何离开卫氏朝鲜来到边界浿水边,就派驾车的车夫刺杀护送的卫氏朝鲜裨王长,然后立即渡河疾驰而回,进入汉朝边塞。回到京城向汉武帝报告说:“我杀死朝鲜的一个将军。”汉武帝认为他有杀死卫氏朝鲜将军的美名,没有追究他的过失,任命涉何担任辽东东部都尉。卫右渠怨恨涉何,于是派兵偷袭杀害涉何。[1-2] 

卫右渠汉军来伐

汉武帝调集在押囚犯,让他们进攻卫氏朝鲜。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秋天,汉武帝派楼船将军杨仆从齐地乘船渡过渤海,共率领五万大军;左将军荀彘率军从辽东郡出发,合力攻打朝鲜。卫右渠调兵据守在险要地方,抵抗汉朝军队,荀彘的卒正多(姓氏不详,名多)首先率领辽东兵进击朝鲜军队,结果队伍溃散,多跑回来,他因触犯军法而被处斩。杨仆率领齐地士兵七千人首先到达朝鲜都城王险城(今朝鲜平壤)。卫右渠据城防守,探知杨仆军队兵少,就出城攻打杨仆的军队,杨仆丢掉自己的部众,逃匿山中十多天,渐渐寻找、收拢溃散的士卒,重新聚集起来。荀彘攻打驻防在浿水西岸的朝鲜军队,没能击败朝鲜军。[3-4] 
汉武帝因杨、荀两位将军出师不利,便派使者卫山借着兵威前往朝鲜晓谕卫右渠。卫右渠接见卫山,磕头谢罪说:“我愿意投降,只是担心杨、荀二将军会用欺骗的手段杀害我,现在看到真的符节,请允许我降服。”卫右渠就派遣太子卫长(一作卫长降)前往汉朝谢罪,同时进献五千匹马,并向在朝鲜的汉军馈赠军粮。有一万多朝鲜人手持兵器护送卫长,正要渡浿水,卫山和荀彘怀疑卫长他们要发动变乱,认为卫长已经降服,应该命令手下人不要携带兵器。卫长也怀疑卫山和荀彘要设诈杀害自己,就不再渡河,又率众返回。卫山回到京城向汉武帝报告此事,汉武帝于是杀死卫山。[5-6] 

卫右渠都城遭围

荀彘打败浿水西岸的朝鲜军队后,才向前推进到达王险城下,包围王险城西北部。杨仆也前往会和,驻军王险城南部。卫右渠于是坚守城池,汉军进攻数月未能攻克王险城。荀彘向来在宫中侍奉汉武帝,得到汉武帝宠幸,他所率领的燕国代国士卒,强悍难制,借此前取得打败浿水西岸朝鲜军的胜利,军中将士很多人骄傲轻敌。杨仆率领齐地士卒,入海时已有很多人败逃死亡,他先前在王险城下同卫右渠交战,战败遭受耻辱,损失不少士卒,士卒都恐惧畏敌,将官心中也很惭愧。后来杨仆围困卫右渠,经常采取和而不战,战而有所节制的态度。荀彘急攻王险城,朝鲜大臣便偷偷派人私自约定向杨仆投降,使者往来传话,还没有最后讲定。荀彘屡次与杨仆约定时间向朝鲜军开战,而杨仆则打算实现他与朝鲜大臣方面约定的事情,所以不去与荀彘会师,荀彘也派人寻找机会降服朝鲜,朝鲜不肯,只想归附杨仆。因此二将不能相互协调。荀彘心里揣度杨仆此前有丢失军队之罪,现在与朝鲜私下和好而朝鲜不投降,因而怀疑杨仆有反叛的阴谋,但未敢行动。汉武帝说:“将帅不能向前破敌,待到派卫山前往晓谕卫右渠劝其投降,卫右渠派遣太子谢罪,但卫山以不能专断,与荀彘一起犯错误,终于破坏卫右渠归降之约。现在两将围困王险城不能同心协力,因此很长时间解决不了问题。”于是派原济南太守公孙遂前去纠正两将之误,有利可图则得以自行灵活处理。[7-8] 
公孙遂到达朝鲜后,荀彘说:“朝鲜早该打下,打不下来的原因,在于杨仆多次相约进攻而又不按期会师。”于是把自己平常所想的都告诉公孙遂说:“现在情况如此严重,不将他拿问,恐怕要成为大祸,不光是杨仆要反叛,而且他又与朝鲜一起来消灭我的军队。”公孙遂也认为是这样,就用符节召杨仆到荀彘军中商议军事,当即命令荀彘部下把杨仆抓起来,将其部队合并给荀彘。公孙遂将此事奏报汉武帝。汉武帝于是杀死公孙遂。[9-10] 
荀彘统并两军后,就急攻朝鲜军队。朝鲜相路人、相韩阴(一作韩陶)、尼谿相参(一作尼溪相参)、将军王唊一起商量说:“当初想向杨仆投降,杨仆军现在被抓起来,只有荀彘并率两军,仗越打越紧急,恐怕我们不能同他打到底,而我们的王又不肯投降。”于是韩阴、王唊、路人都逃跑而投降汉军,路人死在路上。[11-12] 

卫右渠被杀亡国

卫氏朝鲜灭亡后,汉朝将其地设置四郡 卫氏朝鲜灭亡后,汉朝将其地设置四郡
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夏天,尼溪相参派人杀死卫右渠,向汉朝投降。当时汉军还没攻下王险城,卫右渠的大臣成已在城中造起反来,并攻打不从他的官吏。荀彘派卫长、路人之子路最,告谕朝鲜的百姓,杀死成已,因此最终平定朝鲜,将其地设立真番、临屯、乐浪、玄菟四郡。汉武帝封尼溪相参为澅清侯,韩阴为荻苴侯,王唊为平州侯,卫长为几侯,路最因其父亲死于奔降途中很有功劳,获封温阳侯(一作沮阳侯)。荀彘受召进京,因犯有急功嫉能、违背军事计划之罪,处弃市之刑。杨仆因犯有所率部队抵达洌口后应等候荀彘,而他擅自抢先进军,造成损失惨重之罪,依法应当处死,但他用钱财赎罪,所以免除死刑,废为庶民。[13-14] 

卫右渠历史评价

编辑
司马迁史记》:“右渠负固,国以绝祀。”[15] 

卫右渠史籍记载

编辑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15]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16] 

卫右渠家庭成员

编辑
祖父:卫满卫氏朝鲜第一代王。[15] 
儿子:卫长(一作卫长降),卫氏朝鲜太子,降汉后受封几侯。[15] 
参考资料
  • 1.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旁众国欲上书见天子,又拥阏不通。元封二年,汉使涉何谯谕右渠,终不肯奉诏。何去至界上,临浿水,使御刺杀送何者朝鲜裨王长,即渡,驰入塞,遂归报天子曰“杀朝鲜将”。上为其名美,即不诘,拜何为辽东东部都尉。朝鲜怨何,发兵袭攻杀何。
  • 2.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辰国欲上书见天子,又雍阏弗通。元封二年,汉使涉何谯谕右渠,终不肯奉诏。何去至界,临浿水,使驭刺杀送何者朝鲜裨王长,即渡水,驰入塞,遂归报天子曰“杀朝鲜将”。上为其名美,弗诘,拜何为辽东东部都尉。朝鲜怨何,发兵袭攻,杀何。
  • 3.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天子募罪人击朝鲜。其秋,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人,左将军荀彘出辽东:讨右渠。右渠发兵距险。左将军卒正多率辽东兵先纵,败散,多还走,坐法斩。楼船将军将齐兵七千人先至王险。右渠城守,窥知楼船军少,即出城击楼船,楼船军败散走。将军杨仆失其众,遁山中十馀日,稍求收散卒,复聚。左将军击朝鲜浿水西军,未能破自前。
  • 4.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天子募罪人击朝鲜。其秋,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勃海,兵五万,左将军荀彘出辽东,诛右渠。右渠发兵距险。左将军卒多率辽东士兵先纵,败散。多还走,坐法斩。楼船将齐兵七千人先至王险。右渠城守,窥知楼船军少,即出击楼船,楼船军败走。将军仆失其众,遁山中十余日,稍求收散卒,复聚。左将军击朝鲜浿水西军,未能破。
  • 5.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天子为两将未有利,乃使卫山因兵威往谕右渠。右渠见使者顿首谢:“原降,恐两将诈杀臣;今见信节,请服降。”遣太子入谢,献马五千匹,及馈军粮。人众万馀,持兵,方渡浿水,使者及左将军疑其为变,谓太子已服降,宜命人毋持兵。太子亦疑使者左将军诈杀之,遂不渡浿水,复引归。山还报天子,天子诛山。
  • 6.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天子为两将未有利,乃使卫山因兵威往谕右渠。右渠见使者,顿首谢:“愿降,恐将诈杀臣;今见信节,请服降。”遣太子入谢,献马五千匹,及馈军粮。人众万余持兵,方度浿水,使者及左将军疑其为变,谓太子已服降,宜令人毋持兵,太子亦疑使者左将军诈之,遂不度浿水,复引归。山报,天子诛山。
  • 7.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左将军破浿水上军,乃前,至城下,围其西北。楼船亦往会,居城南。右渠遂坚守城,数月未能下。左将军素侍中,幸,将燕代卒,悍,乘胜,军多骄。楼船将齐卒,入海,固已多败亡;其先与右渠战,因辱亡卒,卒皆恐,将心惭,其围右渠,常持和节。左将军急击之,朝鲜大臣乃阴间使人私约降楼船,往来言,尚未肯决。左将军数与楼船期战,楼船欲急就其约,不会;左将军亦使人求间郤降下朝鲜,朝鲜不肯,心附楼船:以故两将不相能。左将军心意楼船前有失军罪,今与朝鲜私善而又不降,疑其有反计,未敢发。天子曰将率不能,前使卫山谕降右渠,右渠遣太子,山使不能剸决,与左将军计相误,卒沮约。今两将围城,又乖异,以故久不决。使济南太守公孙遂往之,有便宜得以从事。
  • 8.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左将军破浿水上军乃前至城下,围其西北。楼船亦往会,居城南。右渠遂坚城守,数月未能下。左将军素侍中,幸,将燕,代卒,悍,乘胜,军多骄。楼船将齐卒,入海已多败亡,其先与右渠战,困辱亡卒,卒皆恐,将心惭,其围右渠,常持和节。左将军急击之,朝鲜大臣乃阴间使人私约降楼船,往来言,尚未肯决。左将军数与楼船期战,楼船欲就其约,不会。左将军亦使人求间隙降下朝鲜,不肯,心附楼船。以故两将不相得。左将军心意楼船前有失军罪,今与朝鲜和善而又不降,疑其有反计,未敢发。天子曰:“将率不能前,乃使卫山谕降右渠,不能颛决,与左将军相误,卒沮约。今两将围城又乖异,以故久不决。”使故济南太守公孙遂往正之,有便宜得以从事。
  • 9.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遂至,左将军曰:“朝鲜当下久矣,不下者有状。”言楼船数期不会,具以素所意告遂,曰:“今如此不取,恐为大害,非独楼船,又且与朝鲜共灭吾军。”遂亦以为然,而以节召楼船将军入左将军营计事,即命左将军麾下执捕楼船将军,并其军,以报天子。天子诛遂。
  • 10.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遂至,左将军曰:“朝鲜当下久矣,不下者,楼船数期不会。”具以素所意告遂曰:“今如此不取,恐为大害,非独楼船,又且与朝鲜共灭吾军。”遂亦以为然,而以节召楼船将军入左将军军计事,即令左将军戏下执缚楼船将军,并其军。以报,天子诛遂。
  • 11.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左将军已并两军,即急击朝鲜。朝鲜相路人、相韩阴、尼谿相参、将军王唊相与谋曰:“始欲降楼船,楼船今执,独左将军并将,战益急,恐不能与,王又不肯降。”阴、唊、路人皆亡降汉。路人道死。
  • 12.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左将军已并两军,即急击朝鲜。朝鲜相路人、相韩陶、尼溪相参、将军王唊相与谋曰:“始欲降楼船,楼船今执,独左将军并将,战益急,恐不能与,王又不肯降。”陶、唊、路人皆亡降汉。路人道死。
  • 13.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元封三年夏,尼谿相参乃使人杀朝鲜王右渠来降。王险城未下,故右渠之大臣成巳又反,复攻吏。左将军使右渠子长降、相路人之子最告谕其民,诛成巳,以故遂定朝鲜,为四郡。封参为澅清侯,阴为荻苴侯,唊为平州侯,长降为几侯。最以父死颇有功,为温阳侯。左将军徵至,坐争功相嫉,乖计,弃市。楼船将军亦坐兵至洌口,当待左将军,擅先纵,失亡多,当诛,赎为庶人。
  • 14.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元封三年夏,尼溪相参乃使人杀朝鲜王右渠来降。王险城未下,故右渠之大臣成已又反,复攻吏。左将军使右渠子长、降相路人子最,告谕其民,诛成已。故遂定朝鲜为真番、临屯、乐浪、玄菟四郡。封参为E424清侯,陶为秋苴侯,唊为平州侯,长为几侯。最以父死颇有功,为沮阳侯。左将军征至,坐争功相嫉乖计,弃市。楼船将军亦坐兵至列口当待左将军,擅先纵,失亡多,当诛,赎为庶人。
  • 15.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朝鲜列传第五十五》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1-20]
  • 16.    《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第六十五》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1-29]
词条标签:
汉朝 朝鲜半岛 卫氏朝鲜